<em id="35nv3"><span id="35nv3"><dl id="35nv3"></dl></span></em>
      <address id="35nv3"><listing id="35nv3"><menuitem id="35nv3"></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35nv3"></address>
          <address id="35nv3"><listing id="35nv3"><meter id="35nv3"></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35nv3"><listing id="35nv3"><meter id="35nv3"></meter></listing></address>
          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錢印飛:隱蔽戰線上的巾幗尖兵

          來源:《黨員生活》雜志  日期:2021-01-15   編輯:黃夢田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已經86歲高齡的武漢大學退休副教授錢印飛記憶力極好,很多內容她看過幾遍基本就能記住,被稱為學習能力極強的“化學腦瓜”。其實,她能有如此驚人的記憶力,和她曾在抗美援朝戰場上所從事的“譯電員”工作密切相關。而那些近70年前的崢嶸歲月,則成為她人生中最難以磨滅的記憶,讓她每每談及,清晰如昨——

          在戰場上,他們是軍隊首長的“耳朵”和“眼睛”,慧眼識“天書”,將機密的軍情及時上傳下達。

          他們就是戰場上的機要譯電員,是奮戰在隱蔽戰線上的無名英雄。

          已經86歲高齡的武漢大學退休副教授錢印飛記憶力極好,很多內容她看過幾遍基本就能記住,被稱為學習能力極強的“化學腦瓜”。其實,她能有如此驚人的記憶力,和她曾在抗美援朝戰場上所從事的“譯電員”工作密切相關。

          而那些近70年前的崢嶸歲月,則成為她人生中最難以磨滅的記憶,讓她每每談及,清晰如昨——

          16276995274235460

          這將是永生的光榮

          1934年,我出生在江蘇啟東,父母都是普通農民,但都讀過幾年書,知書達理,擁護中國共產黨,支持兒女們先后走上革命道路。

          姐姐是我的引路人。她16歲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解放戰爭時期是一位地下工作者。從小在姐姐的思想熏陶下長大的我,思想比其他農村孩子更開闊。

          1949年6月27日,在新中國成立前夕,我光榮地被江蘇省海門中學地下黨組織發展為首批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團員,并推舉為團委委員。

          1951年7月,我正值初中畢業,抗美援朝戰爭全面爆發,國家向廣大青年學生發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我積極報名參軍、參干。

          隨后,我被招到東北軍區長春第七期機要干部學校訓練一年。

          一入學,我們首先經過軍事訓練;隨后通過學習時事、政治讓每位學員樹立革命的人生觀和世界觀;最后進行十分嚴格的機要業務技能學習和訓練。

          畢業之時,我被評為“模范學員”,倍感光榮!干校首長給我的畢業留言是:“你將勇敢而愉快地走向最光榮而艱苦的工作崗位,這將是你永生的光榮!”

          面臨畢業分配命令的下達,每位學員都十分期待:若能被分配去朝鮮戰場,在當時是最大的光榮。首長的留言果然言中,當聽到我被正式批準入朝的命令時,我真是激動萬分!恨不得立刻出發,赴朝參戰,不惜犧牲自己寶貴的生命!

          16276997942526918

          做好隨時犧牲的準備

          1952年6月,我們即將走向戰場。但要求入朝除了生活必需品外,其他一律不準攜帶,入朝的消息也不準告訴家人。我匆匆將所有隨身物品打包寄給了姐姐。很快,我們乘火車前往安東(現丹東),被分配到中國人民志愿軍第38軍司令部機要處當譯電員。

          我們乘坐著敞篷大卡車,滿懷熱情和理想,跨過了鴨綠江。

          一進入朝鮮境內,濃郁的戰爭氣息撲面而來,道路被敵機炸得坑坑洼洼,大卡車開了三天三夜才到達“三八線”附近的38軍駐地山下。

          沒想到,我到朝鮮戰場面臨的第一個挑戰是——爬山。

          我從小在東海邊長大,從沒爬過山,沒爬多久就氣喘吁吁,十分狼狽,前面的同志早已不見蹤影。我馬上想到,朝鮮是山區地形,戰士們就是在這種地形下克服巨大困難與敵人英勇戰斗,我必須盡快鍛煉過硬的本領。

          一到達朝鮮戰場,我們就開始投入到爭分奪秒的譯電工作中。

          38軍在戰場上很出色,被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譽為“萬歲軍”,這支驍勇善戰的軍隊當時是敵人的“眼中釘”。

          戰爭中,敵軍飛機不斷轟炸、掃射,整個防線幾乎全部置于敵軍的狂轟濫炸之下,已經沒有所謂前后方的區別了。一個簡易而隱蔽的坑道,就是我們機要處戰友們收、發、翻譯電報的工作場所。行軍途中,一個背包就是辦公桌。每天不分晝夜,我們在唯一的照明工具——蠟燭下一絲不茍、爭分奪秒的譯電。一有空隙,還要抓緊分分秒秒進行業務學習,提高業務能力。

          16275827530451529

          時間緊迫,我們翻譯一份電報都以碼表計時,所用秒數都會記在報端上方。每當譯到各部隊發來前線戰士英勇奮戰取得勝利的消息時,我們心里都歡呼雀躍;每當譯到戰斗中有重大傷亡或戰友被俘的消息時,我們都會難過許久。

          為了防止敵軍的破譯,譯電碼每三個月就會更換一次,只有將譯電碼深深地記在腦海里,才能做到幾秒鐘就譯出電報。

          我們廣大機要譯電員就是用這種神秘而神圣的武器參加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斗,為打贏70年前那場戰爭取得勝利立下汗馬功勞。

          前線的生活條件十分艱苦,為了解決女同志的方便問題,男同志便在山上臨時挖一個坑,用樹枝搭建一個女廁所。冬天零下30多度,外出上廁所,雪比膝蓋還深,但是大家毫無怨言。

          我們都深知,前方的戰士,在雪地里一趴就是幾小時,全身都凍僵了也要做到巋然不動。相比之下,我們的條件已經很好了。

          有一次,敵人突然對我軍進行轟炸,投放了大量凝固汽油彈。這種炸彈爆炸時能產生高溫火焰,爆炸后還會形成一層火焰向四周濺射,長時間燃燒。那一次,汽油彈就投在我們工作的棚屋頂上,萬幸的是,沒有爆炸。敵機飛走后,大家奔出房屋,看著十幾枚沒有爆炸的汽油彈深深插在草屋房頂上,慶幸不已。事后,我們把彈藥拆下來,用作燒炕取暖的燃料。

          16275828309951966

          暌違一個甲子的重逢

          在我的軍旅生涯中,有幸結識了一位最親密的好戰友、好姐妹——王麗華。我們同在38軍機要處當譯電員,在戰火紛飛的朝鮮戰場歷經生死考驗、鍛煉成長,同甘苦、共命運。

          1953年7月,戰爭雙方簽訂《朝鮮停戰協定》,抗美援朝勝利結束。我先后輾轉石家莊、南充等地部隊工作。在四川,我參加了高考,在西南俄語??茖W校學習后,1957年,來到了武漢大學圖書館學專業繼續深造。畢業后,我留在武漢大學當老師。

          1959年3月,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戰場歸來,生活也歸于平凡。幾十年來,我將所有熱情都投入到教育工作中,但內心總有一份牽掛。

          1955年部隊改制,我和王麗華二人被分配到不同的部隊里任職。我和王麗華在沈陽依依惜別后,起初幾年還保持著書信往來,后來就失去了聯系。

          我一直等著她的來信,一等就是60多年。

          我把我倆1955年臨別時的合影放在臥室一進門的書架上,每天走進臥室和早晨醒來第一眼就會看到我們倆在一起,就像我們從未分開過一樣。

          2017年末,我的老伴因病離世,我便產生了再去一次朝鮮的想法,得到兒女們的全力支持。2018年7月,我在女兒和孫女的陪同下故地重游,專門選擇從武漢飛沈陽,乘火車到丹東坐汽車跨過鴨綠江入朝,希望能再走一次當年走過的路。

          在朝鮮,我祭奠了戰場上犧牲的戰友,看到了曾經戰火紛飛的地方如今全新的面貌,深感和平來之不易,如今的幸福生活值得我們每個人珍惜。

          從朝鮮回來后,我越來越想念老戰友,先后通過媒體、朋友等多方打聽王麗華的下落。中途有人說,她可能已經去世了,我難過了很久,甚至把照片都收起來,怕觸景生情。

          16276995709817313

          直到2020年10月15日一大早,我突然接到兒子陳向東的電話:“媽,王麗華阿姨找到了!不會錯,確定就是您日思夜想的好戰友,我現在就把照片發給您看!”

          很快,兒子就把照片發過來,雖然隔了60多年,現在都已老了,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她,眼淚忍不住流下來——她還活著,我終于找到她了!

          原來,她和老伴之前在青海工作,后調到四川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退休后回到江蘇無錫兒子身邊生活。

          她在無錫,我在武漢,我們就在手機視頻里連線,終于又“見面”了,這一刻我們等了60多年!

          如今,我唯一的念想就是希望能和老戰友再見個面。我和她約定,等到春暖花開,就去無錫和她再相會!

          (載《黨員生活》2020年第12期·下,口述:錢印飛)

          欧美一第一页草草影院,亚洲 校园 小说 中文字幕,俄罗斯胖老太与人牲交,九色综合亚洲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