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35nv3"><span id="35nv3"><dl id="35nv3"></dl></span></em>
      <address id="35nv3"><listing id="35nv3"><menuitem id="35nv3"></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35nv3"></address>
          <address id="35nv3"><listing id="35nv3"><meter id="35nv3"></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35nv3"><listing id="35nv3"><meter id="35nv3"></meter></listing></address>
          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湖北省博物館館長方勤:帶著國寶“出圈”

          來源:《黨員生活》雜志  日期:2021-03-29   編輯:劉志勇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湖北省博物館始建于1953年,從史前玉器、陶器,到石家河出土的珍貴文物;從盤龍城、楚國、曾國出土的青銅器,到春秋中期楚墓、漢墓出土的大量漆器和竹簡,再到明代梁莊王墓、郢靖王墓出土的藩王文物……在這里可以看到不同時代、不同社會層面所描繪的絢麗多姿的荊楚文化。

          提起湖北省博物館館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方勤,很多人都會想到一個詞——“網紅館長”。

          但忙碌穿行在博物館熙熙攘攘的游客中,卻很少有人認出他來。

          方勤很滿意這種狀態:“這說明不是我‘紅’,而是我們省博的寶貝‘紅’,是荊楚幾千年的璀璨文化火爆!”

          一大早,博物館門口就排起了長隊。近年來,湖北省博物館頻頻“出圈”,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文博熱”。方勤感慨道:“這是湖北所有文博人的功勞,更是國人文化自信的體現。”

          A7DA8504C0C724086D251690B5B61AB2

          樂當“看門人”,守護國寶不容“萬一”

          湖北省博物館始建于1953年,從史前玉器、陶器,到石家河出土的珍貴文物;從盤龍城、楚國、曾國出土的青銅器,到春秋中期楚墓、漢墓出土的大量漆器和竹簡,再到明代梁莊王墓、郢靖王墓出土的藩王文物……在這里可以看到不同時代、不同社會層面所描繪的絢麗多姿的荊楚文化。

          走在博物館中,方勤不僅對館內珍寶如數家珍,對于院子里的一花一草都十分熟悉。

          “疫情期間,我在這里住了80天,每天都和它們相伴。”方勤說。

          去年2月13日開始,方勤就住到了博物館內。和他在一起的有75位同事,但為了保持安全距離,他們幾乎不見面,每日陪伴方勤的只有8只巡邏犬和一池金魚。

          武漢“封城”,博物館封館,為什么每天還要守著?

          方勤感嘆說:“不守著這些寶貝,我心里不踏實。它們不能有任何‘萬一’。”

          “文物在展廳,我們需要24小時保障它的安全。盡管現在科技發達有了監控設施,但監控室仍需人員24小時值班。一旦發生異常,我們要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除了防盜,我們還要杜絕消防隱患……”

          80天沒回家,館內條件有限,方勤每日粗茶淡飯,一個人的元宵節也只吃到了“有點圓的雞蛋”,沒能吃上湯圓。因為害怕感冒,方勤一直沒有洗澡,只用熱水擦身。他從不叫苦:“以前野外考古的時候還沒有這么好的條件,紅薯削了皮就吃。”

          3A5EF90676165EE2387623682E521602

          因為住在門房,路過的市民把他當成“看門大爺”,他也樂在其中,和市民熱情地打招呼。

          2020年3月22日,封館60天后,博物館第一次打開展廳,舉辦了一場直播,吸引了近800萬人觀看。

          這也是疫情期間第一次,方勤不是通過監控得以看到寶貝們的“真容”。

          那天,他把所有展廳都轉了一遍,對著這些“老伙伴”一一“問好”。他說:“它們也和我們一起經歷了這一特別的歷史時刻。”

          2020年5月1日,博物館取消全封閉管理模式,方勤終于回家了。他在抗疫日記里這樣寫道:“你是船長,就得最后一個下船,這是風度,也是職業操守。”

          去年,方勤被中國博物館協會評為“抗擊新冠肺炎”個人特殊貢獻獎。2020年度全國最美文物安全守護人、文化和旅游部優秀專家出爐,方勤均名列其中。對于這些榮譽,方勤強調:“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做到的,是所有省博人一起努力的結果。”

          很多人說方勤是“國寶衛士”,對于這種稱呼,他總是十分嚴肅地說:“這是我的工作,我的職責所在。”

          30余年,探尋長江中游璀璨文明

          自1991年從北京大學考古專業畢業后,歷經考古研究所、文物局,再到博物館,方勤從來沒有離開過文物考古一線。

          多年來,他帶領省考古所積極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考古發掘項目近5年獲4次全國十大、3次全國六大考古新發現。

          今年3月26日,2020年中國考古新發現在京揭曉,武漢黃陂魯臺山郭

          元咀商代鑄銅遺址入選。該遺址是長江中游地區目前發現的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商代鑄銅遺址,也是繼黃陂盤龍城遺址之后長江中游地區商人建立的一個新的聚落中心,對于揭示長江中游文明進程具有重大學術價值。在京出席發布會的方勤感到無比自豪。

          2020年5月,國家文物局將長江中游文明進程研究(夏商周課題)正式納入“考古中國”重大研究項目。方勤擔任長江中游文明進程研究夏商周課題組組長。此次魯臺山遺址正是其課題組的重大成果。方勤介紹:“郭元咀商代鑄銅遺址的年代大致距今3300至3220年。三星堆遺址已公布的祭祀坑K4年代距今3200至3000年之間,兩者年代較為接近。郭元咀遺址作為長江中游青銅鑄造遺址,銅料據分析來自江西銅嶺、湖北黃石一帶,說明當時銅料的交流比較通暢,更說明當時中國文明并不在某一處,而是滿天星斗、遍地開花。”

          對于長江中游文明的挖掘和研究,方勤已經進行了30余年。

          微信圖片_20210330125529

          出生在武漢市黃陂區的方勤,高中畢業時在老師的幫助下填報了北大考古系。“因為老師說,家鄉黃陂有個盤龍城遺址,在全世界享有盛名,黃陂伢學考古傳承延續下去。”從此與考古相伴一生,方勤覺得十分幸福。

          1989年,方勤作為實習生第一次考古“入門”,從湖北天門石家河遺址開始。

          “當時我師從中國考古學界泰斗嚴文明先生,他認為石家河作為長江中游文明遺址十分重要,于是帶著一支考古隊來到天門。當時考古條件十分艱苦,我們都住在農民家,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但我從不覺得苦,反而興致勃勃。”

          一天,在整理文物的時候,嚴文明先生突然提出:“這里應該有一座城!”

          1990年,石家河120萬平方米的城址被確認。

          有幸見證和參與這一重大發現的方勤,那時就在心中埋下了一份“初心”——中國不僅有黃河文明,長江文明同樣源遠流長,而石家河是長江中游持續千年的文明中心。方勤要在有生之年,盡全力挖掘、研究、推廣長江中游文明。

          隨著多年來考古工作的深入,“石家河文化”在中華文化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方勤介紹說:“石家河遺址群是長江中游規模最大、時間跨度最長、等級最高、附屬聚落最多的都邑性聚落,遺址主體年代為距今約5900年至3800年,曾是長江中游持續千年的文明中心。石家河遺址譚家嶺出土的神秘玉人頭像,仔細觀看,其眼目凸出,口含獠牙,鼻子有鷹鉤的味道,可以說,縱目、獠牙、鷹鉤鼻,這些都為后來國家文明時期神權人物和巫師的形象所繼承,比如三星堆文化。”

          方勤家中的案頭,始終擺放著《肖家屋脊》《譚家嶺》和《鄧家灣》三本石家河考古工作報告。“這么多年,養成了睡前翻一翻的習慣,石家河已經成為我情感的牽掛。”他說。

          30年來,方勤對于石家河、盤龍城、郭元咀等長江中游沿線的重要遺址比自家還要熟悉,各類關于長江中游文明的學術論文在考古圈引起廣泛關注。去年底,一篇《石家河遺址:持續見證長江中游文明進程》見諸于《人民日報》,在全國上下引起強烈反響。

          腦洞大開,帶國寶一起“出圈”

          自2013年擔任湖北省博物館館長至今,方勤一直致力于讓博物館走進每個人的生活中,讓荊楚文化走向全國、全世界。

          省博這么多“國寶”,最喜歡哪一個?方勤想了想說,那肯定還是我們的“曾侯乙編鐘”。多年來,方勤始終關注楚文化研究,從曾楚關系來探討楚文化的起源、發展。他注重從考古發現的視角,推廣楚文化,曾在《人民日報》上發表《鳳舞九天 光耀千秋——基于考古發現的楚文化觀察》等文章,讓楚文化影響越來越廣。

          “楚國800年為人熟知,其實,與楚國比鄰而居的曾國也有700余年燦爛輝煌。只不過,‘楚世家’是《史記》記載的,‘曾世家’則是40余年湖北考古人所挖掘展現出的楚文化。”

          2019年,方勤《曾國歷史與文化——從“左右文武”到“左右楚王”》一書問世。他說:“左右就是輔助的意思,從周初的周天子分封的大國,輔助周文王、周武王,后來楚國崛起、強大后,不得不輔助(臣服)楚王的轉變。從這個視角,分析了楚國崛起的原因。”

          多年來,方勤的足跡遍布全國、歐洲、美洲等地。他說:“文物有國界,但是審美沒有國界。特別是我們的青銅器在國外備受歡迎,有很多人專門坐火車過來聽講座。”

          d628e423ce8672c84692eae0e2f14a4

          今年3月19日,“舌尖上的湖北省博物館”系列文創在省博物館咖啡廳正式亮相,編鐘巧克力、弋射蛋糕卷、虎坐鳥架鼓提拉米蘇……一款款結合文物元素的精致甜點、飲品引來各路游客圍觀,在網上掀起不小轟動。

          近年來,為滿足廣大游客“將博物館帶回家”的需求,湖北省博物館開發了13個大類2000多款文創產品。

          在方勤看來,“博物館是市民鑒賞、休閑、寓教于樂的地方,是一個可以激發人們創造力,讓我們‘腦洞大開’的地方”。

          數次以國寶守護人和考古代言人的身份亮相央視《國家寶藏》等節目中,方勤近來有了“網紅館長”之稱。對此,方勤笑言:“如果把我們看作是文化推廣的一個符號或使者,向公眾特別是青少年推廣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時能發揮一定作用,我覺得成為‘網紅’是有積極一面的。”

          如今,走進博物館的游客中,30歲以下的年輕人占7成,越來越多的孩子在館內有趣的文博活動中,不知不覺被燦爛的荊楚文化所吸引。

          方勤說:“這不光是我們文博人培育的結果,更與如今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國民素養不斷增長密切相關,這正是國人文化自信的體現。”今年7月,正在建設之中的省博新館就將開門迎客,“新館里會有更多更全的荊楚文化通史陳列,會更驚艷!”(黨員生活全媒體記者 趙雯 歐陽吟子 攝影 黎家智 張博倫 通訊員 劉沙)

          欧美一第一页草草影院,亚洲 校园 小说 中文字幕,俄罗斯胖老太与人牲交,九色综合亚洲色综合网